主页 > 生活家居 >《生活印象》爱吃辣椒的辣台妹 >

《生活印象》爱吃辣椒的辣台妹

2020-06-10

摄影/文  温小平(作家)

曾经看过一篇报导,哪个国家的人,他们的肠胃就比较适应那个国家的食物。所以,西方人比较适应沙拉、牛排等食物,东方人则习惯热炒。即使像中国的南方与北方,也能分出食物的喜好,北方人就是喜欢麵食,南方人则喜好米饭。

每次有人问我喜欢米食或麵食时,我都会犹豫一下,才发觉,自己对南北食物都喜欢。旅行到欧美等国,虽然不排斥西食,可是,时间久了,还是会想找一家中国菜满足味蕾。

吃饭少不了辣椒
但是,无论我对食物的喜好如何,说也奇怪,我特别喜欢辣椒。年轻的时候,几乎每道菜都有辣椒,跟我先生约会时,他起初也受不了我嗜吃辣,红烧牛肉麵上总是浮了一层红油。末了,客家人的他,竟然也受我影响,吃起辣椒了。

因为如此,我家的小小庭院里,总少不了种几株辣椒,採收多了,就会自製辣萝蔔乾,跟同事、好友分享。

酷爱旅行的我,特别喜欢逛市场,尤其是传统市场,不少农人会拿出自家种植的菜蔬水果贩售。当我在日本能登的市场,看到路边摊贩不由得停下脚步;旧报纸上,铺着几串略为晒乾的红辣椒,还有几个黄澄澄的小南瓜,令人怦然心动。可是导游说啦!生鲜食物不能带回台湾,只好嚥了嚥口水,用相机帮他们留下美丽身影。

中国爱吃辣椒的省分,就是四川、湖南、贵州、江西等,祖籍江西的我,大概就是来自家乡的那份牵扯,对辣食情有独锺。听到别人说我好厉害,吃那幺辣,就有点小骄傲,等真正回到家乡,才体会到甚幺叫做辣。

请我吃饭的叔叔知道我爱吃辣,上菜前,端了一盘绿辣椒来,大伙全都拿起来就啃。我为了入境随俗,也跟着啃绿辣椒,才咬上去,我就被辣得眼泪直流,整张嘴辣得发麻,几乎说不出话来。

「怎幺这幺辣啊?」我哑着嗓子问。
他们全都笑了起来,「这哪叫辣!」

原来,对他们来说,那一盘绿辣椒就像花生米,当零食吃着玩的。那以后,我再也不敢自夸,自己很会吃辣,跟江西老乡比起来,我简直就是逊毙了。

呛辣与和平之间的平衡
或许就是因为我爱吃辣,又有着爸爸的江西底蕴,我的个性从小就被人形容为呛辣。平时看起来文文静静、经常一个人躲起来看故事书,只要惹恼了我,谁也别想占我便宜、欺负我。

在我们那个女生被欺负就只会哭泣的年代,男生可不敢惹我,谁欺负了我,我会满校园追着男生喊打。长大了,路上遇到性骚扰的人,我也不会让他达到目的。因为我自小离家求学,若不懂得自保,如何能够平安长大。

遭遇的人和事渐渐多了,我自然订出自己的一套标準,在呛辣与和平之间,取得平衡。我热心助人,不害人、不背信。但是,别人若要欺负我,我也不会忍气吞声,我站在正义的一方,理直气壮,捍卫自己。

甚幺是辣台妹?绝不只是爱吃辣椒而已,行公义、好怜悯,爱己爱人爱国更爱神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