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R人生活 >美国极简主义哲学家:原来可以拥有很少,但仍然很快乐 >

美国极简主义哲学家:原来可以拥有很少,但仍然很快乐

2020-07-30

美国极简主义哲学家:原来可以拥有很少,但仍然很快乐

如果有一天你回到家,家里空无一物,你会有什幺样的反应?应该百分之九十的人是惊慌失措,对于这些极富意义的物品的消失感到难过。《简单,给我们的礼物》 作者约书亚猜想 28 岁时的他反应就是如此,而且会觉得家里一定是被抢了。

但是现在,选择了极简主义的约书亚却发现,清空了物品、 家里空无一物的他,比之前更快乐。 或许他真的被抢了, 被他拥有的物品抢走了自由 。从 28 岁到 30 岁,他捐出了九成的物品,并且学到最重要的这件事情,让他觉得自己活出了更有意义的人生。

学到的事

大多数人都知道电影《斗阵俱乐部》里泰勒.德顿(Tyler Durden)说的那句话:「衣服不能代表你。」 对不对?是的,我可以说,我学到的很多事跟那句话有许多雷同之处。

逐步捐出九成物品

我没有被抢。我的东西也非一夕之间清空的。我并非某天醒来,就突然把自己绝大多数的东西都给扔了。

我花了一些时间。一开始是一条我没在穿的裤子,然后扩大成整个地下室里尺寸不合的衣物,接着从那边延伸出来,一次一件物品。 我每次处理掉一件东西时,就开始质疑起生活中的其他东西。

美国极简主义哲学家:原来可以拥有很少,但仍然很快乐

提出质疑

我开始问自己一些更好的问题,深入了解自己为什幺会拥有这些根本不需要(很多情况下,甚至是根本不想要)的东西。

・我为什幺会买这个?

・我原本可以拿这笔钱做什幺?

・我真的需要这个吗?

・如果我没有这个会怎样?

・必要时,我能用其他东西取代吗?

・有没有人比我更需要这个?

我持续对自己拥有的东西提出质疑,同时清理掉愈来愈多的东西。从这里清掉一整车衣服、那里移掉一件家具,一次一项,逐步清理,捐出了大部分的物品。就这样,然后⋯⋯

上星期某天回家时,我走进家门,突然意识到自己拥有的东西已经不多了。 我体认到自己原来可以拥有这幺少的东西,但仍然很快乐,仍然过着有意义的生活。

我会继续对自己的东西提出质疑。我真的需要这张很少坐在上面的沙发吗?我已经有其他两条牛仔裤了,还需要这些牛仔裤吗?手机上有时钟了,我还需要这只手錶吗?我需要这个、那个,还有另外那个东西吗?

另一种监狱

我得说,我并不认为人们拥有的物品本身很邪恶或会害人,只是觉得 我们赋予物品太多的意义,那些物品根本就不怎幺重要。 我们花在购物上的每一块钱,都是用工作换来的,而工作是要花时间的──我们最宝贵的时间。时间就是自由。因此,我们的物品可能是抢走我们自由的幕后黑手。

所以我或许真的被抢了, 被我拥有的物品抢了,它们抢走了我的自由 。

不过这种情形已经结束了。我现在已经重新掌控自己的生活。我很清楚,我的物品不能代表我。我的东西不能代表我。我的牛仔裤不能代表我。我的电视不能代表我。我的车子不能代表我。我的银行帐户不能代表我。我的职业不能代表我。

我远超过这一切。 我是内在的那个自己 。我会做很棒的事,但我不是完人。我能完成了不起的成就,但我也会犯错。我会关爱别人,但有时也会忘记重要的事。我以自己为荣,但有时也会做出差劲的决定。我是凡人,有各种面向,就跟你一样。

物品就是物品。物品可以被取代,但你不能。 物品不重要。生命中有很多重要的事,但物品不包括在内。

我生命中重要的事物,包括我的健康、我的人际关係、我对热情的追求、个人成长,以及最重要的一点:以有意义的方式对他人做出贡献。

有意义的生活是用钱买不到的。你只能一天一天地活出有意义的生命。

找自己推荐好书

《简单,给我们的礼物》

美国极简主义哲学家:原来可以拥有很少,但仍然很快乐

这里买

延伸阅读:

包包只放五样东西,日本人气「极简主义者」的简单生活,让人好想跟上!

学习日式简单生活的「真诚态度」,就能解决八成人际关係的烦恼!

德国柏林人这样生活「减轻心的负担」

 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